赓续百年招商魂 笃行不怠启新程——谢春林接受《中国船检》专访

2022-07-23 中国船检 9

编者按:1872年,轮船招商局开局,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家轮船运输企业,也是中国民族工商业的先驱,被誉为“中国民族企业百年历程缩影”。航运是招商局的祖业和主业。历经150年历史风烟,招商局始终坚守航运初心,践行蔚蓝使命,为中国实施海洋强国战略和水运事业的发展不懈努力。百年蝶变,逐梦向前,秉承百年航运基业的招商轮船,已发展成为全球第二大船东,并向世界一流航运企业全面迈进。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站在新的起点,招商轮船未来又将驶向何方?为此,《中国船检》记者专访了招商轮船董事长谢春林。

记者:回顾这150年的发展,招商局航运业务板块取得了哪些耀眼成就?

谢春林:招商局是中国民族工商业的先驱,创立于1872年洋务运动时期,今年是创立150周年。它是中国近代第一家股份制公司,曾组建了中国近代第一支商船队,开办了中国第一家银行、第一家保险公司等,开创了中国近代民族航运业,带动了其他许多近代产业的发展,在中国近现代经济史和社会发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藉洋务创于晚清擎一代商旗,始航运历经百年奠千秋基业”。这副刻在招商局历史博物馆门口的对联十分深刻地说明了招商局所创立的背景和承载的历史使命。1872年10月招商局筹办之初购得“伊敦”轮,它是中国近代民族航运业拥有的第一艘商船,出航以来先后开辟了我国南洋、长江等现代商船航线,打破了外资企业垄断我国航运的局面。1949年9月19日,“海辽”轮在夜色掩护下起航,经过8天9夜的航程胜利抵达解放区大连港,成为新中国第一艘挂起五星红旗的海轮。1980年1月,香港明华船务有限公司(简称“香港明华”)成立,以调拨来的“临江”轮为新的开始重建招商局船队,6月9日“临江”轮启航前往广州黄埔港,这是穗港之间具有开拓性意义的首创集装箱运输。

2004年12月,招商局能源运输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招商轮船”)成立。经过多年发展,从一艘小小的远洋轮到现在的运力规模在全球非金融船东中排名第二。招商航运事业的蓬勃发展,倾注了无数奋发图强的老一辈招商人的辛勤和汗水,也寄托了无数招商航运人的海之梦。2012年7月,招商轮船优化调整组织架构,强化总部管理职能,使香港明华、海宏香港更加专注生产经营管理。

2021年招商轮船一至四季度分别实现净利润5.78亿、8.25亿、9.24亿和12.82亿,提升趋势明显,生产经营和资本资产运作亮点纷呈。公司整体自有运力规模跃升至全球第二;获利能力在行业对标中优于标杆企业;呈现出规模稳健增长、效益持续提升、质量不断优化的良性发展态势。招商轮船坚定战略方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进一步优化经营管理,巩固市场优势,拓展业务版图,推动融合发展,以全新的面貌在新征程中实现新发展、展现新作为。

百年蝶变,逐梦向前。招商轮船承继招商局航运基业,发扬传承“招商血脉、海辽精神、蛇口基因”,高擎“以商业成功推动时代进步”的旗帜,继往开来,乘风破浪,于新的航程上绘制壮美篇章。在新发展格局下,招商轮船将持续秉承开放公平、互利共赢、长期合作的原则,积极开展全球多领域战略合作,努力维护全球供应链的稳定畅通,为全面建设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航运企业而不懈努力。

记者:您认为哪些重要因素推动着招商轮船的发展与地位的提升?

谢春林:多年来,招商轮船通过积极落实国家战略、传承招商百年基因,目前已经发展成为一家运力规模领先、专业优势突出的全球性航运企业,拥有“油、散、气、车、集”各类型船舶300多艘,整体运力超过4400万载重吨。

招商轮船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首先要得益于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以及相关政策的支持。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进出口贸易规模的逐步提升,对海运市场的需求也在日益增长。国内原油进口从1996年的2622万吨上升到2021年的5.13亿吨,铁矿石进口从2003年的1.48亿吨上升到2021年的11.2亿吨,已经牢牢占据世界第一的地位。同时,受到全球多边政治环境的影响,为保障原油、铁矿石等重要能源物资的运输安全,国家相继出台了系列政策方针,引导和支持国有企业在市场化机制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专业经营和管理的优势和能力,积极承担应有的责任和担当,这些都为招商轮船持续发展和壮大提供了良好的土壤环境。可以说,“与祖国共命运、同时代共发展”既是招商局百年历史的真实写照,也是招商局保持基业长青、老干新枝的长久秘诀。

招商轮船行业地位和影响力的不断提升,同样离不开自身的不懈努力和持续开拓创新的精神。作为招商局的祖业和主业,招商局航运生于忧患,注定要成为中国航运业乃至世界航运业的拓荒者。伴随着改革开放四十余年的历程,招商局航运始终坚持“敢闯敢试、敢为人先、埋头苦干”和“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大胆突破,勇敢挑战。香港明华的创立就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它是第一家引入国际标准化质量管理体系的国有航运企业、第一家生产经营和资本经营结合模式的船公司、第一家在国内建设船员培训中心(明华国际会议中心)的外资船公司。2021年,招商轮船牵头筹办的首届“世界航商大会”在中国香港圆满举行,在疫情交困和百年变局大环境下,成功开创了中国航运业影响世界的新纪元。

招商轮船得以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关键因素还在于坚持市场化原则。航运业是个高度市场化的行业,竞争激烈。招商轮船坚守“百年商道”,以“商”的思维、“商”的机制配置资源、优胜劣汰、激发活力、增强竞争力,这是招商局在改革开放后迅速发展壮大的重要原因,也是招商轮船收获国企改革重大成果的关键原因。2006年,招商轮船成为国内第一家以市场化机制承担国家能源运输任务为主责和主业的上市公司。2014年,成立中国能源运输有限公司,以市场化机制收购南京油运19艘超大型油轮(VLCC),一举成为全球最大的VLCC船东。2015年,与淡水河谷签订长期包运租船合同(COA),组建中国第一家40万吨超大型铁矿砂船队(VLOC)的船公司,成为拥有全球最大VLOC船队的船东。2015年,招商局集团合并吸收中外运长航集团,揭开了招商局航运板块重组整合的序幕,招商轮船不负众望,通过资本运营圆满完成既定的目标和任务,顺利实现业务和管理有机整合,市场竞争力和品牌形象得到进一步巩固和提升。

招商轮船承继百年航运的最终底气在于对百年招商文化的传承和发扬。航运业是集团的祖业和主业,“招商血脉、海辽精神、蛇口基因”是百年招商留给我们最为珍贵的文化财富。招商轮船在经营管理中始终坚持将企业的命运融入国运,践行招商局“与祖国共命运,同时代共发展”的核心价值观和“以商业成功推动时代进步”的企业使命。在品牌战略上进一步强调行业引领力、品牌融合力、发展共识力,发挥百年招商局历史沉淀和基业长青的优势,做真正意义上具有核心竞争力和世界影响力的全球航运领先品牌。

记者:海运业现在面临的挑战有哪些?应如何解决?

谢春林:当前,在新冠疫情反复以及地缘政治环境不稳定的背景下,海运产业作为连通全球经济、促进经济全球化的重要纽带,在市场竞争格局、低碳转型以及数字化创新等方面面临着多元化的机遇和挑战。

首先,新冠疫情叠加地缘政治局势变化带来的全球经贸格局重构重塑、新一轮产业变革叠加新冠疫情影响,世界正步入一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金融船东在融资成本以及货主船东在货源把控上的天然优势的强化,造船能力提升、金融机构的积极参与加大了行业供给能力和供给速度,使得运力流动性相对过剩,行业周期变短。船东之间、船东货主之间竞合博弈,市场竞争格局加速转变。

其次,在当前背景下,新科技推动航运发展是大势所趋。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等创新技术正在促进数字世界与航运产业的深度融合,在不久的将来,相关技术的发展成熟或将促进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不断交汇融合,从而改造、升级甚至颠覆传统航运商业模式,基于大数据的服务系统和生态平台或将成为海运业发展的新引擎。

最后,随着时代的进步,航运业的减碳减排也被提上日程,越来越受到公众的关注,尤其是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以来,短时间内航运产业链供需上的变化直接引发了全球物流供应链的拥堵,给人类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带来了很大的影响。然而,航运产业由于在运输方式的固有特征导致其很难快速实现减碳减排目标,在新型低碳零碳燃料的研究和开发、碳排放机制设立和实施等关键要素上仍然存在着不小的瓶颈和困难。

航运产业要在这百年大变局中成功转型升级,就必须坚持生态化发展。共赢、创新、绿色的海运生态环境是世界经济良性发展的必备基础和关键条件,也是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海运产业必须正视的问题和突破的方向。

一是凝聚和谐统一的行业发展共识。当前,新冠疫情正在影响世界经济发展的脚步,地缘政治变化导致能源、粮食危机进一步加剧,全球通胀压力持续增大,航运产业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因此,在行业内部打造共谋合作、和谐统一的发展共识,推进产业链上下游开展深度有效的沟通交流,促进互学互鉴,将有助于产业的良性健康发展,快速实现全球航运产业转型升级目标。

二是发挥数字化工具的价值和作用。新科技推动航运发展是大势所趋,基于大数据、区块链技术的服务系统和生态平台必将成为行业发展的新引擎。通过加速云计算、大数据和区块链等数字技术的深度融合,实现数字化赋能,建立产业链二氧化碳、甲烷等温室气体排放控制体系,形成碳排放、碳减排认证、碳信用额等全程数字化监测和管理系统,将大大完善全球碳交易市场体系。

三是加大绿色能源技术的投入力度。由于绿色能源在技术上的颠覆性创新,已经使其成为持续改变世界能源格局、开启全球可持续发展新时代的关键手段。产业链上下游主管机构和部门应当高度重视绿色能源技术的开发,进一步加大研发资金的投入,积极引导和支持行业单位、院校及研究机构等相关方参与进来,共同推动绿色能源技术的有效突破。

记者:接下来的8年多时间(2030年)对于航运业的发展十分关键,您认为应该关注哪些点?

谢春林: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大宗商品通胀、俄乌冲突等事件的影响正在持续,已经对世界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冲击,贸易需求降低导致海运需求下滑,物流供应链受阻使得货物周转放缓,这些在全球主要的枢纽港口上已经有了比较明显的反映。航运产业在接下来几年的发展定位至关重要,将直接决定未来的走向和出路,我们应当重点关注的要素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首先是全球经济环境的影响。航运产业作为世界商贸链条中的一个重要环节,与经济发展密不可分。贸易兴,则航运强,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受到外部诸多因素的不利影响,多家权威国际经济机构近期均大幅下调了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其中,世界银行6月7日发布的全球展望报告将2022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由1月的4.1%下调至2.9%,并警告存在滞胀风险;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6月8日发布的《经济展望报告》将2022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由4.5%下调至3%。

其次是减碳脱碳目标的实现。人类在发展前行、收获文明果实的同时,也要注重与大自然的和谐共生。航运业承担了全球绝大部分贸易运输,二氧化碳排放量过去十年连续增长,行业“脱碳”已是势在必行。2030年,中国乃至全世界能否顺利实现“碳达峰”的目标,将会直接影响航运产业链未来的发展方向。要实现航运业“脱碳”这一伟大使命,需要产业链上下游相关机构、单位共同行动起来,开展密切协作与配合,找寻真正适合航运业的清洁能源,从根本上解决航运业脱碳的问题。

最后是科技手段的进步演变。当前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兴技术不断涌现,数字科技已经敲开了各行各业的大门,航运业自然也不例外。智能船舶、智慧经营系统、区块链提单等正在悄然影响着行业生态。只有将现代技术手段与航运上下游链条统一起来,实现技术与产业的有机融合,才能大幅提升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现代化水平。

航运业在疫情和世界格局变化中担任了重要角色,展现了提供物资保供不可或缺的能力,下一步还应获得更广范围的认可,提升在资本市场影响力为代表的国际形象。聚焦航运价值链的协作共赢,提升产业整体效能,充分展示航运价值链的活力。关注环境、社会及管治(ESG)在航运业的实际应用,形成独特的规范和准则,提升航运业内涵,扩大航运业的外延,展现国际影响力。

记者:站在新的起点,招商轮船接下来的发展将聚焦哪些方面?

谢春林:新的起点孕育新的希望,招商轮船接下来将继续积极对接“一带一路”国家倡议以及“粤港澳大湾区”等国家战略和方针,以建设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航运企业为发展目标,保持全球领先的VLCC和VLOC船东地位,质量与效益在各自细分市场处于领先水平。

主营船队建设方面。油轮运输业务板块,要持续优化运力结构,保持稳健经营,确保VLCC船队全球领先;散货运输业务板块,要把握重大项目机会,聚焦优势船型,增加经营灵活性,服务国家战略和香港航运中心建设,保持船队竞争力世界领先;液化天然气(LNG)运输业务板块,利用好一切可利用的资源,为LNG船舶管理能力建设培育和打造人才梯队、输送优秀岸基管理人员和船员,努力在2030年前建设成为运力规模适度、经营管理先进的世界一流LNG业务经营管理平台;集装箱运输业务板块,充分利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实施的历史性机遇,逐步拓展东南亚、澳洲、中东等精品航线业务。紧抓海南自由贸易港、陆海新通道建设等有利契机,提升集装箱运输市场影响力。

数字化创新发展方面。招商轮船将依靠香港国际航运中心和大湾区的区位优势,聚合数字化人才、技术和资本等资源,以招商局航运板块等典型的产业背景为基础,大力拓展航运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研究,推进航运创新发展,在数字化船舶经营、数字化船舶管理、数字化航运安全、船岸一体数字化等领域推动前沿研究应用,打造数字化时代新型航运竞争力;充分利用数字化集成型技术推动航运产业链上下游的连接和联通,构建航运产业互联网,推进线上全球航运力量和资源的深度聚合。

此外,招商轮船还会关注LNG、氨、氢等绿色能源的运输需求和绿色能源的应用进度;关注中国工业成品的出口需求,建设符合出口需求的船队。

站在新的起点,招商轮船将持续深化改革发展,突出创新驱动,严守安全底线,以稳中有升、稳中向好的态势在新时代的征程中踔厉奋发,以优异成绩迎接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的胜利召开和招商局150周年华诞。

记者:多年来,招商轮船与中国船级社(CCS)一直保持着较好的合作关系,对于双方未来的合作有何期待?

谢春林:CCS作为一家国际领先的知名船级社,经过60余年的发展,已经成长为国际海事舞台上的一支重要的力量。长期以来,招商轮船与CCS始终保持着紧密的战略合作关系,这对于中国航运、造船和其他相关产业的发展做出了有目共睹的积极贡献,也将为中国航运、造船和相关产业进一步做大做强发挥重要和关键性作用,同时将进一步促进和提升中国在国际海事界的地位和影响力。

未来,双方可以充分发挥各自资源优势,在国际标准研究、技术创新研究、船舶运营管理等方面开展更加深入的合作:

一是国际标准研究。双方针对低碳公约和法规等热点议题开展合作研究,联合提出议案,扩大我国在国际海事组织的话语权;同时CCS将利用其在国际、国内参与标准竞争和制订的优势,为招商轮船提供公约、规范、技术标准方面的技术和信息支持,定期开展信息交流,促进招商轮船航运业务的健康发展。

二是技术创新研究。中国船级社有强大的科研队伍,希望CCS在技术创新项目上(如:脱硫塔、二代风帆船、气泡减阻船、大船LNG首制船等项目)积极参与,发挥专业特长,为航运企业把好质量关,确保船舶建造质量,推动双方共赢发展。在有关智能船舶联盟、绿色船舶联合创新等方面强化互动和支持,在相关专项合作中体现联盟的价值。

三是船舶运营管理。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给航运企业的船舶正常运营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由于港口的防疫措施持续升级,给船舶正常的检验安排带来很多限制,希望能与CCS强化交流合作,利用现有先进技术,加大远程检验力度,保障航运企业的日常运营需求。

此外,CCS在船舶建造图纸管理方面有专用的系统和软件,希望双方可以加强有关信息系统方面的共享,也可以与航运企业合作开发专供船东图纸审核、文控等使用的信息系统。(转载自 中国船检)

图片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