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汽车标准看见更多中国力量

2022-11-03 行业新闻 11

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图片关键词

我国在汽车国际标准制定上又迈出了令人欣喜的一步。近日,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发布了自动驾驶测试场景领域的首个国际标准ISO 34501《道路车辆自动驾驶系统测试场景词汇》,作为由我国牵头起草完成的又一项国际标准,该标准是自动驾驶系统测试场景的重要基础性标准,满足了行业在开展自动驾驶测试评价相关工作时采用标准化语言描述测试场景的需求,将广泛应用于全球智能网联汽车自动驾驶技术及产品的研发、测试及管理中。
  “ISO 34501的发布,是我国建设汽车强国的时代强音,是我国自动驾驶汽车领域标准国际化工作的历史性突破,这标志着我国在国际标准化的舞台上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汽中心”)标准化研究所所长王兆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以雄厚的产业规模和活跃的创新动力为基础,我国在国际标准化的舞台上正变得更加有底气、有自信,也有能力承担更重要的任务。有理由相信,随着技术和产业的进一步提升,我国将有望在国际标准工作中发挥更大作用,做出更大贡献。


  中国牵头,斩获新成果
  自动驾驶测试场景“字典”面世

  据介绍,作为国际标准化组织发布的第一个自动驾驶测试场景国际标准,ISO 34501是自动驾驶领域重要的术语定义类基础标准,能够满足各国在开展自动驾驶测试评价相关工作时采用标准化语言描述测试场景的需求,相当于编制了一部自动驾驶测试场景领域的“字典”。
  那么,中国牵头完成这项重要工作的原因是什么?
  “ISO 34501国际标准由我国牵头并成功发布,首先是源于我国汽车行业前期在国际标准化工作中打下的良好基础。近年来,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领导下,我国汽车行业主持制定和参与的全球技术法规协调以及国际标准制定项目已经达到了40项之多,在此过程中,我国专家在参与国际标准法规过程中展现出的专业精神和积极态度,为我们在国际标准法规组织内建立了良好的口碑。”王兆告诉记者,另一方面则得益于我国在自动驾驶产业建立的先发优势。基于对“测试场景”将成为自动驾驶测试评价核心基础要素和关键技术点的精准判断,以及我国自动驾驶领域的产业实践和经验,2018年4月,我国专家率先向国际标准化组织道路车辆技术委员会(ISO/TC22)提出了自动驾驶测试场景国际标准提案,获批组建自动驾驶测试场景工作组(ISO/TC22/SC33/WG9),并由我国专家担任召集人。
  2019年10月,ISO 34501正式立项,历经委员会草案(CD)、国际标准草案(DIS)及最终国际标准草案(FDIS)等阶段,先后召集了20余次线上线下会议研究讨论标准草案,期间协调处理了来自世界各国的数百条技术意见,汇集各国专家集体智慧,最终就标准内容达成了共识,并于2022年10月由国际标准化组织正式发布。
  无论是对我国智能网联汽车产业来说,还是对我国汽车标准行业的发展而言,该标准的发布都具有重要意义。王兆认为,首先,ISO 34501满足了行业在开展自动驾驶测试评价相关工作时采用标准化语言描述测试场景的需求,相关术语横向覆盖了从场景采集、分析到应用、迭代的场景全生命周期工程流程,为自动驾驶上下游产业链的紧密衔接与融合创造了基础条件;其次,纵向贯穿了场景技术产品开发者、应用者和管理者等几个层面,为各相关方建立统一理解和认识搭建了桥梁。“这将极大提升我国自动驾驶产业链内部沟通效率和多国产业间的合作成效,为降低融合创新成本、促进产业投融资和推动汽车全球化贸易往来提供重要的基础性支撑。”王兆表示。


  从“跟随者”转为“贡献者”多层面贡献“中国智慧”
  ISO 34501国际标准只是我国深度参与国际标准制定的一个缩影。众所周知,汽车产业和技术的快速发展离不开标准法规的支撑和引领,国内如此,在国际市场亦然。此前由于技术、产业基础较为薄弱,我国在国际汽车标准法规方面多以跟踪、跟随为主,参与度和贡献程度相对不足。不过,随着国内汽车产业规模的不断扩大、产品和技术能力的大幅提升,再加上新能源以及智能网联汽车的出现和兴起,这一现状正逐渐改善。公开资料显示,自2017年至今,我国专家在智能网联领域国际标准法规协调方面承担了越来越多的牵头承担及领导职责,牵头和参与国际标准法规19项,为全球汽车的标准法规确立贡献了“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
  据王兆介绍,在电动汽车领域,中国承担了联合国世界车辆法规协调论坛(WP.29)电动汽车安全(EVS-GTR)工作组副主席国的工作,EVS-GTR的制定工作自2012年开始启动,在中国、美国、欧盟和日本共同牵头下成立了专门的法规起草工作小组,联合全球近5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了法规的研究和制定工作。其中,我国组织了电动汽车整车防水安全、电池热扩散安全和商用车安全要求研究工作。电动车辆安全全球技术法规(GTR 20)于2018年正式发布,是第一个专门针对电动车辆的技术法规,也是我国在联合国世界车辆法规论坛(UN/WP29)工作中第一个以主要牵头国的身份参与制定的法规。
  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我国更是全面参与了国际汽车标准法规技术协调工作,为联合国世界车辆法规协调论坛(WP.29)推动全球汽车法规制定发挥了重要作用。2019年6月,由我国发起,联合欧盟、美国、日本等共同参与起草编制的《自动驾驶汽车框架文件》获得联合国WP.29通过。“这充分体现出我国已经深入参与到自动驾驶国际法规的顶层规划中。”王兆指出,通过广泛参与联合国WP.29下设的自动驾驶与网联车辆工作组(GRVA)相关工作,我国在自动驾驶功能要求、自动驾驶测试评价、信息安全及软件升级、自动驾驶汽车数据记录系统、先进驾驶辅助等领域加强了与汽车国际法规的协调程度,也为联合国WP.29这个世界最主要的汽车法规制定组织贡献了智慧和方案。
  此外,在国际标准化组织ISO方面,我国也开展了多层次的国际标准协调工作,先后参与了ISO/TC22的战略咨询委员会(SAG)、自动驾驶协调工作组(ADCG)以及各相关技术委员会标准制定。尤其是在自动驾驶测试场景、信息安全、功能安全及预期功能安全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2021年8月,ISO/SAE 21434《道路车辆信息安全工程》正式发布,标准主要规定了道路车辆电子电气系统及其组件和接口在概念、开发、生产、运行、维护和销毁阶段工程相关的信息安全风险管理要求。该项目自2016年1月启动至今,由中国在内的数10个国家的代表历时5年共同完成。我国专家充分调研国内信息产业安全情况,结合我国技术方案特点总结经验,向国际标准工作组累计提交百余项提案和建议,近半数被采纳。“这确保了国际标准草案内容充分吸纳我国汽车信息安全领域实践成果,提高了我国在汽车信息安全领域的国际影响力。”王兆表示,作为当前汽车信息安全领域最重要的国际标准之一,ISO/SAE 21434的发布将为汽车全生命周期的信息安全过程管理及信息安全管理体系建设提供有力支撑。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在国际人才标准工作中也取得了一项关键成果,那就是2019年10月,中国汽车工程学会与世界汽车工程师学会联合会共同签署的《汽车工程师能力标准》互认协议。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当时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专访时肯定道,这是中国工程师认证标准第一次获得世界认可,有力推动了中国汽车产业在国际化之路、人才培养之路、未来发展之路的实践和探索。
  回顾过往,王兆感慨道:“如今,我们已经全程参与全球技术法规制定并做出重要贡献,这标志着我国在国际汽车技术法规制修订工作中的角色,已开始从‘跟随者’向‘贡献者’转变。”


  更规范、更全面、更立体地参与其中
  毫无疑问,在过去几年,我国在智能网联汽车与电动汽车领域的国际标准制定工作取得了长足发展。与前些年相比,王兆认为,主要呈现出三个“更加”的新特点,即更加规范,从各自安排到统筹规划;更加全面,从关注重点到覆盖广泛;更加立体,从跟踪参与到深度贡献。
  规范的进步得益于我国在战略层面的充分重视和引导。自2017年以来,我国出台了一系列相关纲领性文件,例如《国家标准化发展纲要》、《国家车联网产业标准体系建设指南(智能网联汽车)》等,在一系列文件的指引下,我国智能网联汽车和电动汽车国际标准制定工作的参与机制不断完善,能够整合行业骨干单位和技术专家资源形成国际协调支撑专家组,统筹参与各技术领域工作,这使得国际标准工作机制更加规范化;全面化参与的底气和实力来自于产业的进步。我国近几年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高速发展,市场保有量及应用场景等不断提升,我国参与国际标准法规的数量和类型也在不断提升和扩展,逐渐由原来的对重点项目的研究与参与发展到现在覆盖全产业链条的全面参与;至于更加立体,主要体现在我国汽车行业在前期跟踪国际法规制定工作动态的基础上,开始为国际标准法规制定组织贡献了ADAS、自动驾驶、数据通信等多个领域的技术提案,并通过担任WP.29/GRVA副主席、国际标准化组织自动驾驶测试场景召集人等职务服务于国际标准化事业,更加立体地为国际标准工作贡献了力量。“随着更加规范、更加全面、更加立体的参与国际标准法规活动,我国从汽车灯光、安全玻璃等传统领域,到电动汽车、智能网联汽车等新兴热点领域都实现了牵头项目的突破,并呈现出良好的未来发展前景。”王兆如是说。
  当然,在参与制定国际汽车标准的过程中,加强合作、协同发展同样也是工作的重点。据介绍,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我国通过签署合作备忘录、成立联合工作组、举办双边交流论坛等多种形式与欧盟、德、法、日、美多个国家和地区积极开展交流与合作。
  王兆表示,在欧洲,我国相关政府部门依托中欧工业领域对话与磋商机制,积极与欧盟汽车主管部门沟通合作,在此基础上,汽车产业界每年还与欧洲汽车工业协会(ACEA)就关键议题不定期开展交流。全国汽标委依托中法合作机制下汽车工作组官方平台,积极与法国标准局(BNA)加强合作,持续促进双边增进理解。此外,中德两国汽标委也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并推动成立中德智能网联汽车标准法规工作组,互相支持国际标准法规协调工作;在亚洲,通过中日汽车处长对话会,全国汽标委每年与日本汽车标准国际中心(JASIC)开展交流对话,探索更多的共同关注点;与此同时,我国每年与美国高速公路管理局(NHTSA)和美国国家标准研究院(ANSI)持续开展合作交流,为两国互相借鉴先进标准化经验提供了桥梁。
  王兆指出,通过这些交流合作工作,我国与欧盟、德、法、日、美等互相增进理解、取长补短,共同探讨智能网联汽车国际标准体系规划与进展,既积极吸收国际上的先进经验,促进标准引进来,也不断贡献“中国智慧”,推动中国标准“走出去”,与世界各国共同建设完善的汽车国际标准法规体系,支撑汽车产业的高质量发展。


  未来将发挥更大作用 扮演更重要角色
  正如王兆所言,以雄厚的产业规模和活跃的创新动力为基础,我国在国际标准化的舞台上正变得更有底气,更有自信,也更有能力承担更重要的任务。而我国在国际汽车标准工作中的全面、深度参与,给我国汽车产业的国际化发展也提供了重要的支撑。
  比如,影响力的提升正加快我国汽车产品“走出去”。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1~9月,我国汽车出口量实现大幅增长,个别月份已经开始超过德国,成为仅次于日本的第二大汽车出口国。“标准是支撑管理的重要工具,统一的标准有利于促进汽车产品在全球范围内更顺畅地流通。我国汽车标准影响力持续提升,有利于通过标准表达我国汽车产业的诉求,进而推动我国汽车产业融入国际大循环。”王兆提出,标准是国际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在国际标准中积极贡献,有利于我国在全球汽车产业链合作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促进中国汽车产业与世界汽车产业的协作、融合发展。
  如今,面向新时代,中国汽车产业踏上了新征程,我国也将继续提升在联合国世界车辆法规协调论坛(WP.29)、国际标准化组织(ISO)等国际主要标准法规平台的参与度和贡献度。王兆表示,在智能网联领域,我国将在继续承担联合国WP.29自动驾驶与网联车辆工作组(GRVA)副主席等重要领导职务、全面参与智能网联汽车各相关技术领域非正式工作组的基础上,持续推动先进驾驶辅助、自动驾驶、网联车辆及法规适用性分析等工作;在持续履行ISO国际标准工作组召集人职责、牵头和参与重点技术领域ISO国际标准制修订的同时,还将深入推动车载操作系统、激光/毫米波雷达等自动驾驶核心领域国际标准的立项、起草工作。
  在电动汽车领域,我国将继续发挥产业快速发展的规模优势和技术积累,牵头做好电动汽车安全(EVS-GTR)、燃料电池汽车安全(HFCV-GTR)等全球技术法规研究工作,并在燃料电池汽车、动力电池、整车测试方法等领域实现技术提案的突破,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贡献者角色,逐步提高我国在国际汽车标准法规协调中的影响力。
  “面向未来,我们将对内整合国际标准化专家队伍、设立标准国际化部,统筹汽车标准国际化工作;在行业层面加强各方优势技术人才资源的汇集统筹,加强国际标准法规的跟踪分析和基础研究;在国际层面依托汽车产业对话机制与标准化合作框架,加强与主要汽车产业国家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交流合作,以中国汽车标准国际化中心为战略支点,秉承‘开放、合作、融入、贡献’的原则,积极参与国际标准法规制定协调,以标准‘走出去’助力中国汽车产业‘走出去’,以标准国际化服务中国汽车产业融入全球大体系。”王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