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再下乡,思路要转变

2022-05-05 行业新闻 19

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新冠肺炎疫情不仅给汽车生产端带来了原材料短缺、被迫停工停产等困扰,消费端表现出的疲软现象给汽车产业带来更大冲击。为了促进汽车消费有序恢复发展,稳住消费基本盘,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了《关于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指出,要开展新一轮汽车下乡工作。

图片关键词

汽车消费端遇冷
  数据显示,3月汽车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为63.5%,同比上涨8.1%,环比上涨7.5%,达到近3年来同期最高水平。库存预警指数的大幅上涨,意味着经销商滞销情况严重,汽车消费进入疲软期。
  汽车消费遇冷与新冠肺炎疫情不无关系。3月以来,在多地爆发的疫情给汽车产业带来巨大冲击,吉林、上海、广东等汽车产业重地均受波及。在各地严格的防疫管控下,多家汽车企业及上游企业被迫停产或减产,导致部分车型出现供给不足的现象。同时,经销商群体也因疫情而闭店,使得汽车市场整体遇冷。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郎学红表示:“目前按疫情管控措施闭店的门店约有20%。若算上仅少数工作人员到店值班的半关店状态,当前非正常营业的4S店占了近50%的比例,到店客户量也因疫情原因出现很大下滑。”
  在终端销量上,郎学红指出,3月的销量较预期低了15%左右。截至4月中旬,4月的样本数据反映比3月下滑约20%。“4月的数据会比较难看。”郎学红坦言。相关数据显示,4月狭义乘用车零售销量预计110万辆,同比下降31.9%。大幅下跌的销量背后,既有疫情所致的汽车产业链相关企业被迫停产的因素,也有消费者购买力下降的因素。
  停产停工、居家办公等词汇成为诸多“打工人”近几年的常用词,非正常的生产生活导致很多消费者经济压力大增,对于汽车产品的购买力也随之下降。此外,在上游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的影响下,涨价也成为汽车市场的趋势之一。为应对生产成本的上升,不少新能源车型以及部分燃油车型均上调价格。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今年宣布涨价的车企已多达近30家。郎学红告诉记者,由于汽车供应端尚处于相对不确定的状态,汽车价格上调的情况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这就容易导致消费者产生观望情绪,即便是疫情得到控制,消费者也会因汽车价格的上涨选择继续观望。因此,在生产生活恢复正常后,汽车消费可能不会同步恢复。
  日前,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陈士华指出,终端的消费需求的影响短期内可能会大于供应链困难。如果没有明显加码的促进汽车产业增长的政策措施,今年或将难以实现预期的增长目标。“无论是消费者的观望心理,还是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都不利于汽车消费增长,所以,需要直接出台一些促消费的措施,挖掘消费者的汽车消费需求,所有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郎学红说道。
  汽车下乡面临新形势
  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型产业之一,汽车产业对带动经济增长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面对当前汽车消费的疲软态势,众多业内人士建议加码促进政策措施,稳定产业增长,新一轮汽车下乡顺势而出。
  针对汽车下乡,《意见》指出,要“以汽车、家电为重点,引导企业面向农村开展促销,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开展新能源汽车和绿色智能家电下乡,推进充电桩(站)等配套设施建设。”实际上,这并非是今年首次提及汽车下乡的话题。2月,国务院在《“十四五”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规划》中已明确提出要开展新一轮汽车下乡,促进农村居民耐用消费品更新换代。年初,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信部等部门联合发布的《促进绿色消费实施方案》同样指出要“深入开展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鼓励汽车企业研发推广适合农村居民出行需要、质优价廉、先进适用的新能源汽车,推动健全农村运维服务体系”。
  汽车下乡究竟能否对汽车消费起到刺激作用?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2021年新能源汽车下乡车型累计销量106.8万辆,同比增长169.2%,增速较整体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速高约10%,贡献率近30%。可见,在当前车市整体下行的背景下,乡村地区汽车市场具有巨大潜力。
  不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青指出,与此前汽车下乡相比,新一轮汽车下乡政策在消费背景和条件上都有了明显变化。乡村居民消费已从消费品类扩展转向消费品质提升,从解决“有没有”的问题转变为实现“好不好”的诉求。针对汽车下乡,有网友便吐槽:“下乡的车一般都是难销的车型,即便是下乡补贴也不会热销。”随着乡村居民消费结构的升级,汽车如何下乡、下乡车型如何选,都需要基于新形势做出新改变。因此,在王青看来,新一轮汽车下乡的着力点不仅简单地定义为扩大消费增量,更不是为了消费现有的库存产品,而是应紧扣当前市场增长潜力最大的更新置换需求。

图片关键词

量、质齐飞重在“钱”
  汽车下乡势在必行,究竟要如何操作才能真正达到刺激汽车消费的预期目标?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指出,目前汽车下乡的补贴力度不够大,这导致其更大地作用聚焦在宣传上,这将成为制约汽车下乡的一大阻碍。在他看来,若想让汽车下乡达取得较好效果,地方政府就必须推出实实在在的补贴政策,让农村消费者得到购车实惠。
  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农村居民平均可支配收入为18931元。在没有充分补贴的前提下,让农村居民花费数万元购买汽车,必然有心无力。此外,汽车下乡的优惠政策多聚焦于农村居民的购车阶段,后期的用车成本也会成为农村居民购车的一大顾虑。购置税、保险、养车等各项费用让不少农村居民望而却步。部分网友表示:“购置税是挡在汽车消费面前的一座大山。”因此,汽车下乡必须要结合农村居民的实际购买力,推出真正惠及农村居民的补贴政策。
  王青认为,新一轮汽车下乡若想取得预期目标,必须结合新形势、新环境运用新手段。首先要结合有效扩大和更好满足乡村居民消费的堵点和短板。政府必须意识到,汽车下乡绝不能仅仅停留在购车环节,需要出台更多针对乡村地区交通、充电设施、维修保养等基础设施和服务的配套扶持政策,减轻乡村居民养车负担。同时,汽车下乡还需结合乡村居民消费结构升级的新要求。企业需要转变思维,摒弃以往将难销、低端车型推向下沉市场的想法,必须意识到农村居民消费结构、购车需求的转变,开发并推出适应适合乡村消费需求的下乡车型,将品牌化、数字化、智能化产品引入乡村。王青表示,避免让乡村地区成为消化库存产品和中低端产品的“泄洪区”。
  此外,王青强调,推动乡村地区节能减排是我国实现“双碳”目标的重要途径之一,因此,汽车下乡的开展必须结合扩大绿色消费的大方向。在他看来,可以加大对低碳、节能、环保产品的补贴力度,并将汽车下乡延伸到电费邮费、充电桩建设、汽车保险以及信贷消费利率等方面。
  “汽车消费是和经济形势完全挂钩的,如果强行通过一些举措来刺激汽车消费,可能是在透支未来的购车需求,对未来2~3年内的汽车销量可能有比较大的影响。”中科院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研究总监邵元骏表示,汽车下乡固然能刺激短期内的汽车消费,但必须关注其对长期汽车市场销量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