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促消费不得不说的事

2022-06-14 行业新闻 17

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图片关键词

5月31日,汽车行业迎来了两大重磅利好消息,分别是工业和信息化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开展2022年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的通知》,以及财政部和税务总局发布的《关于减征部分乘用车车辆购置税的公告》。

这是继全国各地政府为促进汽车消费,推出了大量的刺激政策之后,中央层面推出的两项重要政策,旨在市场疲软的当下,推动消费平稳增长。“受疫情等多方面的影响,目前国内消费市场处于极度疲软的状态,为此,我们确实需要一些强力的刺激措施,来提振消费信心,拉动车市增长。”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他看来,政策的拉动效果值得期待,乘用车市场有望因此获得100万辆左右的增长,今年我国乘用车的零售量或将从此前预期的负增长回归至同比2%~5%的增长水平区间。

现状

增配额发补贴齐上阵 真金白银拉动汽车消费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包括广东、湖北、山东、海南、深圳和天津等省市在内,共有近20个省市出台了车市相关刺激政策,有多个城市的补贴总金额更是高达上亿元。其中,深圳是首个对个人新购汽车进行补贴的一线城市,且力度非常大,对新购置符合条件新能源汽车并在深圳市内上牌的个人消费者,给予最高不超过1万元/辆补贴;江西则采用抽奖的方式,对2022年5月1日至7月31日在江西省内汽车经销企业购买国六以上排放标准燃油新车或新能源新车的个人消费者给予补贴,在2022年5月1日至7月31日内取得购车发票,8月15日前办完上牌手续并按要求上传相关报名资料,即可参与摇号抽奖活动;湖北省则将重点放在了推动“以旧换新”上,面向报废或转出本人名下湖北号牌旧车,在省内购买新车并在省内上牌的个人消费者,报废旧车并购买新能源汽车的补贴为8000元/辆,购买燃油汽车的补贴为3000元/辆,转出旧车并购买新能源汽车的补贴5000元/辆,燃油汽车的补贴则为2000元/辆。

在“撒钱”的同时,一些地方政府还放出了新增购车指标的“大招”:5月29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印发《上海市加快经济恢复和重振行动方案》,在促进汽车消费方面,年内新增非营业性客车牌照额度4万个,按照国家政策要求阶段性减征部分乘用车购置税,对置换纯电动汽车的个人消费者给予一次性1万元补贴;深圳不仅新增投放2万个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对购置符合条件新能源汽车的中签者,给予最高不超过2万元/辆补贴,而且还放宽了混合动力小客车指标申请条件,允许名下仅有1辆小汽车在深圳市登记的个人,购买符合条件的混合动力车型,并可申请上牌指标。

在地方政府积极行动的同时,中央也出台了相应的“救市”政策。5月27日,工信部召开提振工业经济电视电话会议,其中提到将组织新一轮的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5月31日,《关于开展2022年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的通知》正式发布,活动时间为2022年5月~

12月;同一天,《财政部税务总局关于减征部分乘用车车辆购置税的公告》发布,明确对购置日期在2022年6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期间内且单车价格(不含增值税)不超过30万元的2.0升及以下排量乘用车,减半征收车辆购置税。

预期

小排量燃油车易被忽视 乘用车市场有望由负转正

地方和中央纷纷出台刺激政策的背后,是几近“腰斩”的乘用车市场和受到疫情冲击的汽车企业。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汽协”)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今年4月,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0.5万辆和118.1万辆,环比分别下降46.2%和47.1%,同比分别下降46.1%和47.6%,创下了近10年以来同期月度新低纪录。乘联会发布的数据显示,4月国内汽车市场销量为104.3万辆,同比下降35.5%,环比下降34.0%。值得注意的是,整个乘用车市场产量跌至96.9万辆,同比下降近40%。

这一轮消费刺激政策,能给车市带来多少拉动作用呢?粤开证券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本轮汽车消费刺激政策多、力度大、范围广,将有效提振汽车消费,进而通过对上下游产业链的拉动,加速相关行业恢复和增长。该报告指出,在促进消费方面,已出台的放宽汽车限购政策将直接增加汽车销量8万辆,汽车购置税减免600亿元有望拉动100万~200万辆的新增汽车需求,而汽车下乡和购车补贴等政策或将新增几十万辆汽车销量。

在崔东树看来,这一轮政策刺激将会带动百万辆左右的乘用车市场。“今年3、4月以来,国内车市受到了很大影响,5月的销量应该也呈现下滑状态,基于此我们把此前的预测数据往下调,估计乘用车零售销量同比为负增长,批发销量为零增长。”但现在崔东树预测,在刺激政策的拉动之下,提振汽车消费信心,国内乘用车零售销量或将回归到此前的预期水平,实现正增长,同比有望达到2%~5%。

至于受益的细分市场,从各地出台的政策可以看出,尽管仍有少部分省市的促消费政策仅针对燃油车,但更多省市“偏爱”新能源汽车,要么就是只给新能源汽车提供优惠,要么就是购买新能源汽车能拿到的优惠比传统燃油汽车更多。例如在广东省的“以旧换新”政策中,报废旧车或转出旧车后购买新能源汽车得到的补贴均比购买燃油汽车多5000元,在部分市一级的购车优惠政策里,购买新能源汽车得到的补贴也比购买燃油汽车多1000元。

对此,崔东树提出,从车市低迷的结构分析看,传统燃油车购买群体近年来受冲击很大,尤其需要支持,一些买传统燃油汽车的消费群体不是转向买新能源汽车,而是不买车了,形成了结构低迷。因此,在采访过程中崔东树再次强调,虽然豪华车被视为现在拉动车市增长的主要力量,这也符合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但希望1.6升及以下的产品也能成为此次促进消费的重点考虑对象。

瓶颈

消费意愿走低 地方财政吃紧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由于本轮汽车消费刺激与前几轮的背景不同,政策效果可能低于预期。

首先,目前北京、上海、江苏等地仍面临人员返岗复工率低、产能利用率低等诸多困难,复工复产进展缓慢,其零部件供应还不能满足汽车生产需求,生产经营受到影响,汽车生产或无法足额满足汽车销售需求。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表示,目前上海汽车产业链的恢复情况属于小规模的稳定生产,大约只是正常水平的20%左右,需要解决的问题还很多。

其次,经济下行,居民收入下降,同时为了应对疫情带来的风险增加,居民不得不增加预防性储蓄,消费额度下降。汽车作为大额非必需品,居民购买决策或更加审慎,或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刺激效果。有公开数据显示,在过去的1个月里,互联网就业者的平均薪资降幅在30%左右,与之相对的,汽车价格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据不完全统计,至少已有20个汽车企业宣布上调汽车价格,平均每辆汽车涨价几千元到2万元不等。

第三,汽车下乡和购车补贴等政策成本需要由地方政府和车企等负担,但当前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矛盾加剧,车企面临长期亏损和原材料涨价等困难,导致政策力度受限。例如广东和山东的刺激政策都截至6月底,实施时间较短,政策补贴和销售让利的空间有限。

不过,崔东树认为,一般刺激政策的执行期都比较短,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些政策将汽车消费拉回到正常轨道上来。“疫情已经持续了两年多,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汽车消费信心不足,尤其是在这一轮上海疫情爆发之后,全国的汽车消费市场都处于极度疲软的状态。”崔东树指出,如果再不出台相应的促消费政策,汽车销售以及生产出现一定程度的阻滞,最终相关产业链也会被波及,从而对整个社会经济都带来较为严重的影响。